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民周刊网站 > 专栏 > 人情时刻 > 正文

一首歌

日期:2013-10-31 00:0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因为音乐工作的关系,让我从25岁以后的人生,藉此平台能与各地喜欢音乐的人认识和交流,特别是华语音乐圈。音乐与语言是一座很特别的桥梁,因其中的差异与分类,得以让思维不同的人在这里,却以兴趣相投的理由而相遇。
  仔细回想,除了台湾音乐圈的朋友以外,跟香港的音乐人应该是最早接触的。香港一直是我在台北以外去得最频繁的地方,有好长一段时间因为服务于国际唱片公司,更是需要三天两头地往香港总公司跑,作报告、打预算以及面对洋老板的质询……也许是这个原因,纵然香港与台北有着距离上的地利之便、也有着美丽的港景和吃不完的好餐厅,我却始终对香港喜欢不起来。
  当然我也在香港遇到了许多自己佩服与欣赏的人,林一峰就是其中一位。他是香港音乐人中让我在倾听时,最没有距离感的一位,一靠近就轻易地被他感染。其实他的作品我知道得很早,在2000年初就在许多媒体里发现了他的名字,当时正是我努力与各地华人合作、试图扩展华语音乐创作的时间,因此透过朋友主动地与他取得了联系。在当时,一峰是一个很不一样的香港新人,没有放大式的包装、不爱装酷、更没有姿态,特别是他能说着一口流利且不带香港口音的普通话,音乐创作几乎是贴近他生活所感的第二种语言。他对生活细微的观察如同艺术家一样,我们一见如故聊得特别愉快,尤其是在旅游方面的心得交换,因为我们有相近的思维:“旅行的目的地不是旅行唯一的目的,往返的过程以及过程中所激发的感想,那才是旅行的意义。”
  有些人觉得香港是文化沙漠商业沃土,其实这个说法是过于武断的。香港有许多如同林一峰一般有才华与思想的人,只不过在这经纪系统分明、商业评估快速的土地上,才华好坏不一定能得到相对等的待遇,自己所属的“经纪系统”的强弱,才决定了你在这座岛屿曝光的机会。许多有才华的人都必须在诚实的创作和配合强权系统上的入世妥协之间做着选择,林一峰也不例外。曾经有几年因为作品的出色和经纪系统的努力,他有着大量的曝光,但他却在那个商业时机最好的时候,花了更多的时间于舞台剧的演出,接着他又减少了许多通俗主流媒体的曝光,选择了较多小型音乐会,并且开始行走在许多香港以外的华人城市。我虽然从未欣赏过他的舞台剧或音乐会,但是却从他一步一步的音乐作品,以及他对于自己表演工作的选择上,感知那是一个艺术家在成长与追求中做出的决定。林一峰一直都是一位用生活实践创作,然后再用创作推进生活的艺术家。后来我们终于有了一次合作,我邀请他与我共同创作一首歌给我们都十分欣赏的歌手朱哲琴女士。那首歌名叫《一首歌》,说的就是生活与人之间讯息的传递与思想的感染。
  前不久收到许久没联络的他来信,他又有了新的想法,决定把曾经写给别人的作品,拿回来自己重新演绎,他信上说:姚谦,新专辑Proposed tag line中《开始爱》,《琥珀》和《一首歌》的词是你的作品。这十年来我也属于自己的Label,制作独立,然后交给发行公司;香港的小市场很容易,但面对其他地方我们则没有头绪,请问你有什么提议吗?
  Anyway, 这次的Proposed tag line是试着表达:林一峰的旋律,让华语歌手拥有不一样的精彩生命,制作人荒井壮一郎的制作,为华语乐坛打造不一样的明媚风景。
  收到他的信之后,我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回信给他,因为对于华语音乐,这十年来我也落入同样的困惑与思考中,还没找到有效的出路。只是侥幸因为虚长他十来岁,借着年过半百计划退休想企图躲避。然而听着他音乐如其人,我的心依然如十多年前初次听到他作品般,感觉到的柔软和体贴不变。在音乐的世界里原来自己并不孤单,只是林一峰比我更从容而坚持。

 

精彩图文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