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民周刊网站 > 专栏 > 人情时刻 > 正文

生命的缘分

日期:2012-04-09 00:0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不知道是谁说过,在生命的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像圆圈,总在绕了一圈后有缘还是会再遇到的。许多偶尔想起已许久未见面的朋友,忽然在一个时间段里,又纷纷出现,仿佛是老天有意让彼此互相见证,时间只是一个测试人的工具,而情感才是真实的,无论是情深情浅或缘起缘灭。
  关于我与她的缘分,就要从1998年说起了,那时正值台湾唱片业大起的时候,我在龙头的国际唱片公司任职,看似风光却苦不堪言,因为我觉得我从一个音乐人变成了管理者,节节高升的业绩,都是以谋略而不是创作换来的。但还是有些事让我感到愉快的,比如找寻喜爱音乐的新人。那年我跟MTV音乐台合作了新人甄选活动,因为不便介入评审的判断,我总在一旁不表意见,心里自有自己的评分。第一年的冠军是蔡依林,但我签下来的是江美琪;第二年签了吴克群,他是第八名。许多优秀的选手因为我没签下而离开了,只是没想到在十多年后我又遇到了她,郭晓雯。郭晓雯当时是第四名,因为没有被唱片公司签约,于是继续完成了学业,进入自己的人生。而我经历了唱片业由兴而衰的过程,也渐出音乐管理工作,两岸居住,选择性地做些我有兴趣的事。
  三年前因为机缘支持了一部动画电影工作,对方同意,不因潮流玩3D、不因炫耀搞特效,愿意根据扎扎实实的故事做动画电影,我配合加入不知不觉地越陷越深,从原本的音乐跨到剧本等等。这是一对恋人分居台中与北京两地、两年二十四封书信串连起来的故事,多少也是我近几年两岸居住、月月往返的心情反射。在这电影里还有一个我想努力的地方,就是让音乐回到手工年代,这也是我经历了二十多年唱片工作,看到计算机数字无所不能为的深渊处,发现音乐还是要透过人的身体发出,才最动人,就像侯孝贤导演的《恋恋风尘》中,陈明章老师的吉他演奏,能随着画面里的风声与山岚移动。《脚趾上的星光》这电影里也是以吉他来贯穿整部戏,不同的是北京画面我找北京的音乐人看着画面弹,台湾部分则找台湾的音乐人写曲演奏,音乐跟所有的创作是一样的,都要跟土地和空气接近才可能是活的。最后让我最苦恼的是主题曲的演唱,我要一位有着原住民开阔而且接近灵魂的声音的歌手,当时我找不到。我请我的工作人员四处找人不断试唱,当我几乎要放弃掉我的坚持时,某个晚上我在北京家里,在工作人寄来的试唱音档里,终于听到我要的声音,就是Elin!
  当时我还不清楚她是谁,我当场电话告知台北的同事,就是她了不用再找人试唱了,立即就可以开录了。但是我的同事很婉转地告诉我,这女孩现在可能有些配合上的困难,因为她正在接受长期的化疗,每次治疗后都需要等待她的身体恢复才能录音,听后我一惊!但是我还是决定等待她。大约又经过了一个月后终于完成了录音,我几乎夜夜听着这首曲子,感谢她的配合,也感谢老天赐给我这把美好的歌喉,来完成我写这故事、写这首歌时所要描写的追求梦想的心情。
  后来Elin才透过工作人员告诉我她就是在十几年前我没有签约的参赛者郭晓雯,同时我也听到了关于她动人的故事。在怀孕时验出自己得了直肠癌,坚持想生下小孩的她,选择在不吃药、不化疗的情况下,让孩子与肿瘤一起成长。面对出血、腹绞痛的危险,在生死交关产下女儿后,才开始进入化疗阶段,所幸控制住了。没想到女儿一岁半时,癌细胞转移到腹部与肺部,二度被宣判罹癌。再次接受治疗的过程是艰辛而漫长的,幸好有先生和女儿的陪伴,以及一家人坚定的信仰支撑。这时候她知道我寻人试音的消息决心一试,于是十几年错失的合作,因此连上了线,也有了令双方骄傲的作品。
  那天与她见面,可以说是十多年后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心中期待又忐忑,不过在她和随同的丈夫王宗民的开朗笑容中给纾解了。只有在看试片听到她女儿客串无台词角色的笑声中红了眼眶,这女儿是自己用命换来的,所以要献给主,取名为“乐宣”,快乐宣扬主的名。我看到了希望,关于生命本身就具备的力量,只是你有没有面对它,使用它。
 
精彩图文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