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民周刊网站 > 体育 > 正文

阿姆斯特朗:当传奇成为骗局

日期:2012-10-29 00:0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阿姆斯特朗被国际自行车联合会彻底推倒、盖棺定论,不光是自行车运动的失败,更是体育运动的悲剧⋯⋯

     10月23日,国际自行车联盟在日内瓦宣布,对兰斯·阿姆斯特朗给予终身禁赛的处罚,并剥夺曾获得过的七个环法自行车赛的冠军!从当年不可复制的传奇,到如今彻头彻尾的骗局,阿姆斯特朗的倒掉,成为了现代运动历史上最不可思议的一座偶像的坍塌??         

环法王欺骗了世界

  喜欢体育的人应该都知道,公路自行车运动并不是一项讨巧的活计,其辛苦劳顿枯燥乏味的程度,超乎想象。在长达数百公里的漫漫征途中,运动员前倾着身体,用自己的双脚踩踏着赛程。执著、坚韧、乐观是这项运动的精神内核,否则任何一个人都会被巨大的孤独与疲惫吞没。  但与所有的耐力项目一样,自行车运动向来都是滥用禁药的重灾区。自行车运动的形象在上世纪90年代,便被层出不穷的兴奋剂丑闻搞得焦头烂额。阿姆斯特朗的出现,被认为是提升自行车运动形象的关键人物,因为他有着抗癌斗士的形象和在长达7年统治环法大赛的传奇。但现在一切都幻灭了,世界自行车运动也由此重新陷入危机。
  日前,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公布了一份长达1000页的内容详细,其中包括26位证人证词在内的调查报告,指证“环法七冠王”阿姆斯特朗长期使用兴奋剂的事实,其中有15人能直接证明阿姆斯特朗在美国邮政车队(后更名为电信车队)期间曾服用禁药。据悉这份报告从15年前就已经着手调查起草,虽然之后阿姆斯特朗称自己“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但随着这份证词的出现,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这位曾经的“生命斗士”、“美国国家英雄”正是这场堪称人类体育史上最大兴奋剂丑闻的主演。阿姆斯特朗究竟是英雄还是骗子,外界自有公论??
  “环法王”东窗事发的导火索,源自去年5月,阿姆斯特朗的前队友汉密尔顿公开站出来,指证他在首次赢得环法大赛冠军时服用了禁药EPO(红细胞生成素)。汉密尔顿的出现,应该是对环法王服用禁药最好的指证,因为他是当年环法七冠王最亲密的队友。而关于美国邮政车队服用禁药的丑闻,从两年前兰蒂斯服用禁药丑闻曝光开始,就为公众所熟知。兰蒂斯承认自己服用了兴奋剂,而他也坚称阿姆斯特朗在职业生涯期间曾服用过禁药。
  其实,环法王的“禁药事情”要从12年前说起。那一年的6月,兰斯·阿姆斯特朗和他的两个美国邮政车队队友乘坐着一架私人飞机飞往西班牙的瓦伦西亚接受血液检查。在当地的一家旅馆内,两名医生和车队经理均在现场,他们目睹血液从车手身体里流出,流进了塑料的袋子中。从那一刻开始,新的也是更强大的兴奋剂使用计划拉开了帷幕。
  在那一年7月的环法自行车赛期间,他们展开了行动。自行车手们躺在床上,冰冷的血液从墙边挂着的血袋里流入他们的身体,这让车手们感到有些战栗。这些血液会大大提高车手们的携氧能力,同时还会增强车手的耐力。输完血的第二天,阿姆斯特朗在冯杜山赛段表现出色,进一步扩大了他的领先优势。阿姆斯特朗本人也如愿收获了他的第二座环法冠军奖杯??
  同一年,在一场西班牙的比赛上,阿姆斯特朗告诉他的一个队友自己服用了睾丸素。睾丸素毫无疑问是一种违禁品,阿姆斯特朗称它为“油”。那位队友警告了他,告诉他禁药检查人员当时就在车队下榻的宾馆里,队友让阿姆斯特朗主动退出这届赛事以免被抓住。
  当年,阿姆斯特朗经常让他的队友前往他在西班牙吉罗纳的公寓。他告诉队友如果想要继续为车队效力,就必须接受队医提出的服药计划。那位车手后来这样说道:“当时车队就是他说了算的。”后来,美国反兴奋剂机构1000页的报告揭露了阿姆斯特朗案件的细节,他的队友、来往邮件、经济账务和实验室分析报告等内容全部被美国反兴奋剂组织公之于众。几乎在一夜之间,阿姆斯特朗变成了一个无耻之徒,他肆无忌惮地说谎,甚至是一个真正的暴徒。他对自己的队友只有一个标准,要么跟随,要么就是被毁掉。反兴奋剂组织的发言人表示:“这是一个由个人组织起来的服药项目,他们认为自己是这项运动的主角,能够凌驾于所有的规则之上。”
  近几年,阿姆斯特朗过去的一些队友相继承认了自己服药的事实,而他们的证词中阿姆斯特朗的身影到处可见。这些服药的车手有利瓦伊·莱法伊默、泰勒·汉密尔顿和乔治·因卡皮耶,他们都是美国自行车黄金一代的成员。在这份反兴奋剂报告里,有这样一段话,“阿姆斯特朗让他自己依赖上了EPO(红细胞生成素)、睾丸素和输血。同时他还无情地要求所有的队友都和他使用一样的禁药,并且一定要为他自己的目标服务。”
  在阿姆斯特朗统治环法的那些年里,服用禁药在自行车界蔚然成风,车手之间互相分享EPO这种红细胞生成素。向别的车手拿禁药对他们来说简直像到邻居家借点糖一样简单。美国反兴奋剂组织在报告中还透露:“阿姆斯特朗不是一个人行动的,有一群人在背后帮助他。包括兴奋剂医生、药贩子和车队里的一些人物。”阿姆斯特朗特别依赖他的一位意大利医生米歇尔·法拉利,他在平时的训练和服药方面经常听取这名医生的建议。阿姆斯特朗从1996年到2006年,累计付给法拉利医生超过100万美元。法拉利医生在帮助车手通过药检方面是一把好手。不少车手都表示,只要有法拉利在,他们就不怕自己会在药检中落马。
  为了能够成功通过药检,法拉利医生建议车手在使用EPO的时候,最好直接将药物注射进自己的静脉。这样,药检就很难检测出EPO的成分。同时他还大力推广了一些含氧量低的药物,他认为这些药物也能帮助车手顺利通过药检。
  布鲁内尔长期担任阿姆斯特朗所在车队的车队经理职务。他和车队的队医也在禁药案里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根据车手们的证词,经理和队医会经常介绍新车手进入这个禁药小组。队友维尔德则回忆道:“那个名字叫莫瑞尔的队医很喜欢给车手注射。有一次,他像一阵风一样地跑进你的房间,然后你就会在自己的手臂上发现一个针头。不论他往我体内注射什么,他都说那是维他命。”
  现在证据已经愈发明朗,反兴奋剂组织表示阿姆斯特朗大量使用了兴奋剂,同时他还是整个禁药服用计划的重要领头人。这也是为什么他被终身禁止参与任何奥林匹克体育运动,同时他那辉煌的环法七冠王头衔也被剥夺。
  就在一周前,国际自盟主席麦奎德透露,他曾和阿姆斯特朗有过短信和电话交流,麦奎德告诉“环法王”:“我们马上就要开发布会,宣布处罚决定。”阿姆斯特朗关切地问:“结果会是什么?”“我现在不能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结果,10月23日,国际自行车联盟在日内瓦向外界宣布,对兰斯·阿姆斯特朗给予终身禁赛的处罚,并剥夺阿姆斯特朗获得过的七个环法自行车赛冠军!
  两天后,阿姆斯特朗在个人微博中删去了“七届环法冠军”的字样,原本他的个人说明是“5个了不起孩子的父亲,七届环法冠军,全职癌症斗士,兼职铁人三项选手”,但在得知自己被终身禁赛之后,将其改成了“养5个孩子,与癌症抗争,游泳、自行车、跑步和高尔夫,随心所欲”,这也是阿姆斯特朗对外界的唯一回应。
  在铁证面前,保持沉默未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也许,从天堂跌入地狱的阿朗哥会在内心深处发出感慨:竞技体育的纯粹与干净是多么重要,如果大家都不服药那该多好??

巨星陨落,偶像坍塌

  环法传奇车王、无畏的抗癌斗士、组建慈善基金的爱心人士,多年来,阿姆斯特朗一直以这样的完美形象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几乎在一夜之间,从前的传奇英雄被贴上了“骗子”的标签。
  环法王的成功故事曾激励了一代人,他曾经是比当年的老虎伍兹、飞人乔丹和碧池菲鱼更能代表美国精神的美国偶像。
  美国人崇尚个人英雄主义,他们热爱、喜欢追逐各种偶像。在自行车运动当中,阿姆斯特朗就是“唯一”和“神”。这位环法冠军不但战胜对手,还战胜病魔。在他的身上,有着人类最深层次的战斗精神。赛场之外,他还和乡村摇滚歌星雪莉·克劳、奥斯卡影后桑德拉·布鲁克甚至是NBA球星帕克的前妻伊娃·朗格利亚谈恋爱,这让他的身上又增加了备受关注的娱乐色彩。当年的他简直是一个美国梦的代表。
  还记得那个曾经风靡世界的黄手环吗?
  近10多年来,只要一看自行车比赛,你就会发现很多队员尤其是美国车队的队员,都喜欢在右手手腕处戴一个黄色的手环。中国田径运动员刘翔在成名后代理NIKE形象的时候,也经常佩戴一个黄手环。
  这可不是单纯为了装饰和好看。众所周知,阿姆斯特朗曾经得过癌症,后来靠坚强的毅力和科学的治疗而康复了。16年前,年仅25岁的阿姆斯特朗被确诊患有睾丸癌,并已扩散到肺部和脑部,只有50%的存活机会。然而他顽强地战胜病魔,治疗一年后就复出,并夺得环法自行车赛总成绩冠军,随后每年都成功卫冕。从此之后,阿朗哥便成为环法的象征,成为像神一般的传奇人物??
  在那段缔造神话的岁月里,阿姆斯特朗联合自己的赞助商耐克公司为癌症病人筹款,在家乡成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基金会,目的是帮助所有身患癌症的人找到称职的医生、恰当的疗法和经受严峻考验的勇气和乐观精神。推出的“Live strong”黄手环,售价1美元,所有销售收入捐给阿姆斯特朗基金会,用以帮助癌症病人。
  当时就连基金会也没有想到,黄手环会如此畅销,首批制作的500万个黄手环,上面还印有阿姆斯特朗的名言“Live Strong(坚强地活着)”,刚一上市便销售一空,随后赶制的600万个同样供不应求??近几年,就连国内一些自行车网站上也以10元或15元人民币的价格销售黄手环。佩戴的风潮不仅是慈善、时尚和商业的一次完美结合,更是对顽强生命的礼赞;“Live strong”,这不仅是一句21世纪的励志口号、一种时尚标记、一个品牌,更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信仰。
  然而印着这句话的那个著名的黄色手环,代表一代车王兰斯·阿姆斯特朗与癌症、与命运抗争的运动精神,如今都已被抹上深深的黑色。有专家认为,如果说老虎伍兹的倒下,还只是一个最具商业色彩的运动偶像的个人生活的失败,而阿姆斯特朗被国际自行车联合会彻底推倒、盖棺定论,则不光是自行车运动的失败,更是体育运动的悲剧。此时此刻,不知道全球有多少人艰涩黯然地摘下了这个黄色手环??
  如今,41岁的兰斯·阿姆斯特朗正逐渐被还原成另外的一种样子。过去的十余年里,他一直是以“斗士”的形象展示世人的,他远远超越了单纯的自行车运动,他就是革命样板戏里的“高大全”。但现在,他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
  与此同时,一代巨星阿姆斯特朗的陨落,直接波及到了整个自行车运动。神话的破灭也令百年环法自行车赛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尴尬。事实上,世界闻名的环法赛一直未能摆脱兴奋剂的阴影,车手因涉嫌服用禁药而被取消成绩的现象并不鲜见。西班牙车手康塔多就曾因药检呈阳性被剥夺了2010年的环法冠军,主办方随即将冠军颁给亚军安迪·史莱。而此刻,阿姆斯特朗留下的七任冠军却无人接任,组委会也正为这段空白的历史伤透脑筋。
  “在兴奋剂盛行的时代,几乎没法证明谁是清白的。”美国反兴奋剂机构一位官员如是说。
  更加让人无法理解的是,阿姆斯特朗在其职业生涯中共参加过218次药检,结果每次都没有问题,而为何直到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强势介入才揭开真相?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一方面说明阿姆斯特朗及其车队一直在使用最用先进的手段及药物,从而通过了当时的兴奋剂检测。另一方面也和国际自行车联盟监管不力有关。国际反兴奋剂机构主席法赫伊甚至说:“毫无疑问,在某个时期世界职业车坛的潜规则就是‘人人都服药’。我认为该项运动的管理者必须为此承担一些责任。”更有消息称,阿姆斯特朗在每次药检前半小时都能收到内幕消息,从而有足够的时间和手段,帮助他蒙混过关??
  国际自盟主席麦奎德知道,这是一个让自行车运动“站在十字路口”的危机时刻。支持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对阿姆斯特朗的处罚,等于承认至少从1999年开始,职业自行车运动一直被兴奋剂严重污染。那份指控阿姆斯特朗的1000页报告中栩栩如生的描述,让人们仿佛看到不少自行车运动员们手里拿着保温瓶,里面装着低温保存的EPO,在各个职业比赛里招摇过市——这一打击,再次让人们对职业自行车赛事的公平性与纯洁性产生严重质疑。
  国际自盟表态之前,荷兰合作银行已经宣布因为“丧失信心”,将终止对职业自行车赛的赞助。国际自盟的表态,恐怕会让这种局面继续恶化一阵子。自行车运动再次遭遇危机。
  同样面临危机的还有国际自盟。将运动员捐助作为资金来源之一,使得国际自盟的公平公正性受到怀疑;还有人指责,国际自盟曾经出于自身利益考虑,掩盖阿姆斯特朗使用兴奋剂的事实,进行“造神运动”,现在又把运动员一脚踢开;而媒体报道以及运动员指控高层官员受贿,给自行车的最高管理组织投了又一张不信任票。尽管麦奎德否认国际自盟曾包庇阿姆斯特朗,但这些“嫌疑”都已让国际自盟形象严重受损。
  环法王偶像倒掉,世界自行车运动的未来在哪里?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精彩图文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