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民周刊网站 > 生活 > 正文

谁说大麻不上瘾?

日期:2014-07-02 00:0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与成年后吸食大麻者相比,青少年时期即开始吸食大麻者,在第一次吸食后的2年内发生大麻依赖症状的风险增加2-4倍。

 

撰稿|常 聪
 
 
       如果说激情四射的比赛是世界杯的正面,那么,赛场外大麻制造的袅袅青烟,则是世界杯的阴暗角落。世界杯期间,吸食大麻等情况会比平常严重。
  新华网报道,据巴拉圭国家反毒局消息,该国警方4月16日在东部与巴西交界地区设卡,拦截了一辆皮卡,警方随后在车内截获约1吨大麻。据初步调查,这批大麻计划被运往巴西圣保罗。
  世界杯赛前夕,巴拉圭同巴西交界地区毒品走私活动有抬头趋势,巴拉圭警方因此加强了打击违禁品走私的力度。
  四年前的世界杯上,女星帕丽斯·希尔顿也因为涉嫌吸食大麻被当地警方逮捕,这位女公子前脚秀完自己的赛场照片,后脚就被警察带走。
  因大麻惹上麻烦的还有法国球星里贝里,里贝里因伤无缘本届世界杯,大球星趁机到西班牙度假胜地伊比沙岛放松。有人拍到里贝里与朋友一起吞云吐雾,有一张照片上,里贝里把自己埋进浴巾,浴巾下飘出白烟。国外媒体评论说,这位法国天王可能会因为这张照片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庆祝胜利也好,排解郁闷也好,大麻一直被视为成年人的“玩具”。很多球迷的理由是,既然大麻可以助兴且不会成瘾,为什么不来一口?
  大麻一直以来被认为是无害的,不会造成上瘾,因此有一些国家对于大麻的管制也相对宽松。近期发表在权威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一篇综述文章分析了现有的证据,虽然对于大麻是否危害健康的争论目前仍然在继续,但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持大麻对健康、对生活有害。
 
大麻戒不掉
  
  还记得以前在英国求学时,一位帝国理工学院毕业的材料学博士在完成了一项艰苦的工作后,一边抽着大麻一边告诉我:“当我特别累、需要好好睡一觉时,我就来一根。你也应该试试,它的美妙之处就在于不会上瘾。”
  我当时没有勇气接过他手上的大麻,而今我庆幸当时自己的胆小——近期研究发现,大麻不仅可以成瘾,长期吸食还可能造成脑功能损害。
  相关的研究表明,大约9%的人在尝试了大麻之后成瘾;在从青少年时期开始吸食大麻者中,大约17%的人成瘾;在每日吸食大麻的人群中,成瘾比例高达25%-50%。根据美国2012年一项全国性调查,大约有270万名12岁以上者达到临床对大麻“依赖”的标准。
  研究还发现,吸食大麻者戒断时存在真正的戒断综合征,症状包括易怒、入睡困难、病理性心境恶劣、焦虑等,从而使得戒断困难,增加复吸风险。与成年后吸食大麻者相比,青少年时期即开始吸食大麻者,在第一次吸食后的2年内发生大麻依赖症状的风险增加2-4倍。
  观察也发现,在滥用大麻的人群中,滥用其他药物的风险也更高。有研究显示,大麻可以增加大脑对其他药物的反应兴奋程度,从而使得其成为通往药物滥用道路的“守门药物”。虽然烟草和酒精都有类似的作用,但与吸烟和饮酒者相比,大麻吸食者可能更容易与滥用其他药物者发生社会联系,从而具有更高的滥用其他药物的风险。
  
降低智商的幽灵
  
  大脑的发育从出生前开始,贯穿整个儿童和青少年时期,至21岁才结束。在发育期间,大脑对于长期的环境危害,例如大麻醇(THC,大麻的主要活性成分)暴露,十分敏感。动物研究表明,THC可以重新校准大脑奖励系统对其他药物的敏感性。
  与从未吸食者相比,在青少年时期规律吸食大麻者,成年后大脑特定区域的神经连接异常(神经纤维更少)。这些区域包括:楔前叶(与高度集成功能,即警觉和自我意识等相关)和海马伞(对学习和记忆非常重要)。另外,前额叶网络(与执行功能、抑制控制等相关)、皮质下网络(与习惯和日常规律建立相关)的功能连接也减少。此外,影像学检查还发现,前额叶区域活动和海马区的体积减少。这些危害在从青少年时期就开始吸食大麻的人当中更加显著,甚至可造成IQ的下降。
  2013年对美国高中生的一项调查显示,6.5%的高中生报告几乎每日吸食大麻。这个数据还不包括那些辍学的学生。由于大麻对认知功能的影响在急性中毒期和吸食后数天都存在,因此,即便在脑中的THC清除后,长期大量应用大麻所带来的累积效应,使得认知功能受损,因此将直接影响学习成绩以及今后的社会发展。这也解释了为何大量吸食大麻与低收入、需要社会经济支持、对生活不满、失业甚至犯罪行为相关。
 
交通事故制造者
  
  规律地吸食大麻还可能增加焦虑和抑郁的风险,然而两者之间的因果联系目前还未得到确认。此外,吸食大麻可能增加罹患精神疾病特别是精神分裂症的风险,尤其是在存在基因易感性的人群中。研究提示,越早吸食大麻、吸食时间越长、剂量越大,则对精神疾病的病程轨迹影响越大(可能使得发病时间提前2-6年)。然而,因为相关研究的干扰因素比较多,目前还难以确定精神疾病危险增加是否归因于吸食大麻。
  短期和长期的吸食大麻,都会影响驾驶能力。调查发现,受试者血液中THC水平与模拟驾驶试验中的表现直接相关。血液中THC水平在2-5ng/ml直接与驾驶失控相关。对交通事故的分析发现,血液中THC较高者,其发生交通事故的可能性是正常人的3-7倍。毫无疑问,酒后吸食大麻者,其驾驶的危险系数更大。
  此外,吸食大麻还被怀疑与肺癌的风险升高有关,不过这可能受到吸烟与肺癌关系的影响,因此仍有待更多研究的证实。不过,吸食大麻确实与大气道炎症以及呼吸系统的免疫力下降有关。有些研究还发现吸食大麻与心肌梗死、卒中、一过性脑缺血等心脑血管病相关,但其具体机制有待更多研究探索。
 
曲折的合法化进程
  
  

20世纪早期,大麻在多个国家被认定是不合法的。美国第一项针对贩卖大麻的限制在1906年生效。南非在1911年、牙买加在1913年(当时牙买加还是英国的殖民地)也宣布大麻不合法,而英国、新西兰和加拿大也在上世纪20年代先后针对大麻作出类似的规定。但在一些国家和地区,在特定条件下种植、拥有大麻是合法的或被批准的。许多区域还减轻对少量持有大麻者的处罚,有些时候不用坐牢,只需要缴纳罚款就可以脱身。而更严重的处罚主要针对那些向黑市输送大麻的人。
  一些历史上容忍大麻的区域,如荷兰和丹麦,在21世纪初也关掉了一些大麻咖啡店。东亚的一些地区,对持有大麻的行为几乎是零容忍,持有者可以被判处终身监禁或死刑。然而在那些地区,争取医用大麻合法化的政治团体和非营利组织也越来越多。
  2012年,美国的华盛顿州首先通过官方合法化了大麻,随后科罗拉多州也如此,加州允许医用大麻,但严禁随意处置医用大麻的废弃物。2013年,乌拉圭成为第一个合法化大麻种植、贩售和使用的国家。
  上述文章发表,正是出于研究者们对于这种“大麻合法化”的趋势的担忧。研究者指出,随着法律的宽松,他们不得不推测将有越来越多的人,尤其青少年,接触大麻,因此不得不慎重地指出大麻可能以及肯定会带来的短期和长期危害,提醒立法者、政府以及公众三思而后行。
  
大麻可以缓解这些症状
   
  青光眼:早期的证据显示,大麻的化学成分(cannabinoids)可短暂性地降低晶体内压力,但目前的标准治疗更加有效;有待更多研究找到能降低晶体内压力又能提供神经保护益处的分子。
  恶心:THC和大麻其他化学成分的首个医学用途即是治疗化疗相关的恶心和呕吐。THC是化疗病人中有效的抗吐剂,但病人报告THC的抑制恶心的作用更明显。大麻中的其他成分可能增强THC的效果,然而矛盾的是,反复应用大麻却与呕吐增加有关。
  艾滋病相关的厌食和消瘦:曾有报告指出,吸入或食用大麻可增加艾滋病患者的食欲,导致体重增加以及情绪和生活质量改善。然而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证明大麻的化学成分可以影响艾滋病相关的死亡率,也没有证据证实其安全性。因此,不建议在临床实践中引入大麻成分治疗艾滋病患者。
  慢性疼痛:大麻被用于镇痛已经有好几个世纪。人们也对相关机制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证据表明,很低水平的THC(1.29%)即能够有效舒缓神经性疼痛。但屈大麻酚(基于THC的药物)可以带来长期的对疼痛不敏感以及奖赏效应的分级更低等。
  炎症:大麻的化学成分(如THC和大麻二醇)有抗炎效应,因为他们可以减少细胞凋亡,抑制细胞增殖,抑制细胞因子的生成。大麻二醇的抗炎作用更加引人关注,因为其不具有精神方面的副作用。动物研究显示,大麻二醇在治疗风湿性关节炎和炎性肠病(如溃疡性结肠炎和克罗恩病)方面可能有应用价值。
  多发性硬化:Nabiximol(商品名Sativex),是一种口腔黏膜喷雾剂,主要成分是THC和大麻二醇。在英国、加拿大和其他一些国家用于缓解多发性硬化患者的神经性疼痛、睡眠不安、痉挛等症状,目前正在美国进行III期临床试验,以通过FDA的评审。
  癫痫:动物研究结果显示,大麻二醇可能作为抗癫痫制剂。在小规模的人群调查中也显示,父母应用大麻治疗儿童癫痫,可显著缓解癫痫的发作频率,但目前在人群中缺乏充足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证据支持其作为临床治疗的药物。
  (摘自《新英格兰医学杂志》)
   
 
精彩图文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