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民周刊网站 > 环球 > 正文

科学界丑闻频发,谁之过?

日期:2014-08-13 00:0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STAP细胞论文造假事件,成为2005年韩国黄禹锡造假事件后国际科学界最大丑闻。不论小保方晴子或是笹井芳树,都不过是国家科研机构这一巨大机器的齿轮,而小保方则是争夺研究费的倒霉的马前卒。科学界丑闻频发,这究竟是谁之过?

 

撰稿|刘 迪
 
 
       8月5日上午8时许,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发生与再生科学综合研究中心(CDB)副主任笹井芳树在该机构内相邻的建筑物内自缢,被送往医院后院方宣布其死亡。理化学研究所简称“理研”,是日本唯一的国立自然科学研究机构,共有3500余名日本研究人员以及2500余名外国研究人员。其中,笹井芳树被视为胚胎干细胞研究世界顶端人物,也是STAP细胞论文的共同作者小保方晴子的上司。他的死,不但给“理研”造成冲击,也让世界震惊。
 
安倍新成长战略遭重创
 
  对于笹井自杀,日本政府官员纷纷表示遗憾、震惊。科技大臣山本太一说“他是日本代表性的研究者”。官房长官菅义伟则称笹井“是再生医疗领域有着世界级巨大成就的人物,一名未来可期的科研人员”,他的死“令人非常遗憾”。
  笹井之死,重创了日本政府再生医学战略,也沉重打击了“安倍经济学”提倡的“科技创新”计划。人们记得,二次安倍内阁刚刚组建,安倍即迫不及待访问了理化学研究所。当时向安倍“汇报”工作的,就是笹井芳树。我们知道,安倍政府还提出“特定国立研究开发法人”制度设想。安倍试图利用这个制度,在高科技领域实施倾斜政策,用提供高薪凝聚高科技专家的方法,搞核心突破,以期引领日本经济走出20年徘徊。但是, STAP细胞论文作弊事发及笹井芳树自杀,严重动摇了日本舆论对理化学研究所的信任,安倍政府上述制度构想也受到强烈质疑。
  笹井芳树生于1962年,1986年毕业于京都大学医学系后留校。后入加利福尼亚大学医学部任客座研究员。1998年36岁时即任京都大学再生医科学研究所教授。2003年笹井转入理化学研究所,2013年起任该所“发生与再生科学综合研究中心”副主任。笹井曾在《自然》杂志发过9篇论文并被广泛引用。他是最早对ES细胞进行立体培养的研究者,在此领域是世界公认的权威。 
  在再生医学界,笹井芳树早已成名。不过让日本舆论普遍认识他的契机,却是今年1月30日他与小保方晴子等人在《自然》杂志发表的STAP细胞论文。所谓STAP,系“刺激触发采集多样性”(Stimulus Triggered Acquistion of Pluripotency)的略语。这篇论文宣称,STAP细胞是一种制作干细胞的简单方法,远比2006 年京都大学山中伸弥教授开发的“诱导式多能性干细胞”(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s, iPS)容易。当时许多人认为这篇论文含金量高,足可获诺奖。不过,论文发表后,被指存在致命缺陷。首先,论文所述方法无法再现。其次,论文使用的图像存在重大瑕疵。对此日本学界调查,发现论文照片张冠李戴,保存的细胞样本含有与实验不符的遗传基因。这篇论文第一作者是小保方晴子,但小保方的指导教授、上司以及论文联名作者却是笹井芳树。
  笹井芳树被称为“距离下一个诺贝尔奖最接近的人”,一个50岁出头的精英,获得普遍尊敬。但一旦出问题,则受到社会谴责,他本人又缺乏推心置腹的朋友,一旦丧失去处,只有选择自杀。
  “理研”改革委员会委员长岸辉雄说,我曾提议更换笹井芳树,如果尽早采纳,也许不致出现这种悲剧。假如早些处理,他还会找到另外的工作。据悉,小保方论文作弊问题曝光后,笹井曾要求辞职但未获批准。
 
研究工作不再幸福?
            
  W.倍弗里奇在《科学研究的艺术》中说:“研究人员是幸运的人,因为他能从自己的工作中找到生活的意义并感到满足。对于把个人的存在埋入大于小我的事物中从而寻求心境安宁的人,科学具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但是,今天的科研界以及科研工作者,似乎丧失了倍弗里奇所叙述的那个科学的环境。今天,是科学界丑闻频发的时代,这究竟是谁之过?
  在上述书中,W.倍弗里奇还转引克拉默(Cramer)的话说:“从长远来看,一个诚实的科学家是不吃亏的,他不仅没有谎报成果,而且充分报道了不符合自己观点的事实。道德上的疏忽在科学领域里受到的惩罚要比在商业界严厉得多。”
  为什么笹井芳树自杀?有些报道说,在STAP细胞论文中,笹井至多承担监管责任,因为他不是论文第一作者。但是,这个逻辑在公众舆论中并非如此,尤其是一篇刊登在如此重要杂志上的论文如此草率,作为“发生与再生科学综合研究中心”副主任的笹井责任不可推卸。    
  那么为什么一篇如此重要的论文,存在如此明显的瑕疵,但其他作者却“集体无意识”,没有进行任何验证。而《自然》杂志审稿人,也未能对论文认真审查。这一系列的疏忽,引发了严重的国际信用危机。
  今天这个时代,一个纯粹的研究者,已经无法适应。研究界已经如此复杂,它要求研究者必须拥有多种能力,才能胜任研究工作。今天研究机构对研究者的要求,并非仅仅是研究能力,而是非常重视资金获得能力。我们看到,笹井芳树去世后,很多同事回忆说,他拥有很高的“资金获得能力”、“组织运营能力”。也有媒体说笹井芳树其实“很政治”,这就是说笹井芳树在社会领域也非常有能耐。发生与再生科学综合研究中心另一副主任竹市雅俊说,笹井芳树有非常卓越的策划力,如果没有笹井,也就不可能有“发生与再生科学综合研究中心”这个机构。有人说,笹井芳树很懂得谈判,他会根据企业的需求,来吊其胃口,获得自己想要获得的经费。
  任何一个研究机构,都要不断表现其高度的研究能力,才可确保预算。这些研究机构必须不断引起媒体注意,不断公布自己在尖端领域的发现、突破,才能获得国家、企业的支持,才能生存。有人认为,小保方不过是巨大研究组织争夺研究费的一个倒霉的马前卒。不论小保方晴子或是笹井芳树,都不过是国家科研机构这一巨大机器的齿轮。这种巨大组织,必须时刻证明自己的能力,才可胜出。
  我们看到,在日本内部,存在再生医学界内部的激烈竞争。2012年,京都大学山中伸弥教授因iPS万能细胞研究获诺贝尔医学奖,安倍会见、文科省拨款,这些动向给予理研强烈刺激。本来,36岁即成为教授的笹井芳树是山中伸弥的“前辈”,但2012年后,日本全国的关注度都集中在山中教授身上。根据研究成果看,山中教授的成果也远超笹井芳树。有人说,这种竞争关系,导致理化学研究所推出小保方晴子对抗山中教授,而背后推手之一就是笹井。
  媒体人记得,2014年1月理化学研究所举行了一个大型记者会,这个会上,笹井芳树预备了一份
“iPS与STAP细胞对照表”散发给记者。其中提出,STAP细胞制作简单、没有副作用。各个媒体,齐声赞美,却没有一家媒体保持冷静问出一个为什么。
  2014年1月,国立理化学研究所宣布,该所研究员小保方晴子发现STAP细胞,世界震动。巨大荣耀之后而来的,是巨大的苦难。据悉,自从媒体揭露论文造假后,小保方晴子常处于无法自控的状态。小保方出生于千叶县松户市,今年 31岁。2006 年,她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理工学部应用化学科,并于 2011 年 3 月取得博士学位。她很早就拿到了理化学研究所5年研究员的合同,其间还有奖学金的支持,被派往哈佛大学研究。
  据悉,自从小保方STAP细胞问题事发,笹井芳树也进入精神不稳状态。从3月开始,笹井芳树身心极度疲劳,入院治疗。人们本来担心小保方的安危,但自杀的却是笹井。有人说,笹井自杀,与抗抑郁剂服用有关。8月5日上午,秘书发现了笹井芳树留下的一封遗书。同事们到处寻找,8时40分,保安发现了笹井。笹井芳树留下了三封遗书,分别给小保方、CDB干部及研究室成员。
  有人认为,媒体对笹井芳树大量隐私问题的报道,给予他严重刺激。如有媒体说笹井芳树尽管拥有妻室,但却与小保方晴子关系特别,还有媒体说,有人看见他们两人在研究室内举止亲密。这类报道,刺激了笹井芳树,是他选择不归之路的重要原因。
  日本有媒体指出,笹井芳树掌握的6亿日元研究费去向不明。该媒体说,笹井、小保方两人一年出差竟达55次,笹井芳树存在“诈骗”、“贪污”的可能。
  在STAP细胞问题上,笹井芳树究竟应负什么责任?单独记者会上,他说STAP细胞“是值得验证、有力的假说”。笹井芳树力挺小保方晴子,坚持认为STAP细胞存在。不过,小保方的STAP细胞论文写作团队在坚持数月后最终决定撤回论文。这一事件,成为2005年韩国黄禹锡造假事件后国际科学界最大丑闻。尽管如此,笹井芳树给小保方的遗书中写道:“请一定将STAP细胞再现出来。” 
 
躁动与普遍的焦虑
 
  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大转变的时代。时代很大,但人却很渺小。为学位、为工作,很多人在弄虚作假,在作弊。的确,有些人在作弊中成功,但多数人在作弊的海洋中沉沦。作弊成为普遍的行为,也造成普遍的焦虑。
  在给小保方的遗书中,笹井芳树回顾道,“研究曾让我很愉快”。为何笹井芳树丧失了研究者的快乐?
  笹井既有学者的自负、自信,也有强烈的竞争意识、对抗意识,这些紧张均是焦虑根源。这是一个普遍焦虑的时代。每一个人都在或多或少地为自己的目标焦虑,每个人都想尽早成为赢家,实现梦想甚至妄想。
  笹井芳树在给小保方的遗书中说,“我心情不好、失眠、偏头痛,(我的死)与你没有关系”。对于笹井芳树自杀原因,有人认为是学术界和媒体无止无休的追究。
  为笹井芳树辩护的人说,作为科学家,笹井根本没有想到小保方会造假,是对“性善论”的相信害了他。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因此自戕。但问题是,小保方晴子还是一个学徒。那些众多理应把关的人,却都没有负起责任,为首的人就是笹井芳树。要捧红一个人,是需要负责的。很多必须做的事,他没有做,众多保险关口中最重要的一道失灵。共同作者中,无一人亲眼看过小保方制作STAP细胞过程,她的合作者甚至没要求确认实验笔记。
  “请一步一步开拓新的人生”。这是笹井芳树给小保方晴子最后的遗言。而小保方还年轻,对她来说,今后人生还很长,她应记住的则是,这个时代,普遍要求的品质是“优秀”,但社会伦理的要求是,“诚实比优秀更重要”。
 
精彩图文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