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民周刊网站 > 环球 > 正文

为拯救“逃兵”,放虎归山?

日期:2014-06-12 00:0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美国政府用5名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囚犯交换被塔利班组织俘虏5年之久的1名士兵,有人担心此次换囚无异于放虎归山,批评人士对“一换五”表示不值,更有媒体揭出大兵乃逃兵。

 

撰稿|付一枫
 
 
  5月31日,美国政府用5名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囚犯交换被塔利班组织俘虏5年之久的1名士兵——陆军中士鲍·伯格达尔,当地时间31日晚间,塔利班在阿富汗东部将伯格达尔释放。至此,美国在阿富汗战场最后一名被俘关押的士兵终于恢复自由,返回家乡。
  据报道,在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边境,伯格达尔登上了一架美军直升机。他显得颇为谨慎,一上飞机就在纸板上写下了两个字母“SF”,也就是美国特种部队的英文字母缩写,并在后面画上一个问号。他随后把纸板递给了飞机员,直升机飞行员大声回答他说:“是的,我们已经找你很久了。”就在得到飞行员肯定的回答之后,伯格达尔突然崩溃大哭。
 
换囚,引发大争议
 
  美国白宫在5月31日的声明中表示,伯格达尔中士的获释提醒人们,美国不会把自己的任何一名士兵丢弃在战场上,但这份声明中并未提及伯格达尔的释放是用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5名犯人作为交换条件的。美国防部随后的声明提及此事,并表示这5名关塔那摩监狱囚犯将被移交给卡塔尔政府,还对卡塔尔埃米尔谢赫塔米姆·本·哈马德·阿勒萨尼促成这次交换俘虏的行动表示感谢。
  囚徒交换事件在美国政坛引发了不小的争议。美国共和党资深议员麦凯恩和英赫夫即日联合发表声明称,奥巴马释放关塔那摩5名阿富汗囚犯交换1名美国士兵的行为违反了法律。根据法律,奥巴马若要将美国监狱中的恐怖分子释放进行交换前,必须提前30天通知国会。他们同时要求奥巴马必须解释这些恐怖分子的威胁是怎样被大幅消除的。他们还认为,交换囚犯的行为是示弱的表现,将会给美国部队和所有美国人带来严重后果,与美国为敌的恐怖分子现在有强烈的诱因俘虏美国人,因而美国在阿富汗乃至全球的军队人员处境更加危险。
 
逃兵?等待调查
 
  随着美国媒体对伯格达尔5年前被俘原因和过程进行深入挖掘,美国各界对奥巴马政府提出了更多质疑。“伯格达尔被释放被交换的信息出来后,不少与这个士兵共同服役的战友站出来提出批评。因为他们认为这个被交换回的士兵有可能是个逃兵,原因是:他是到目前为止仍不知原因的情况下突然离开自己的哨所,然后消失了。当时美军调动了大量部队在整个地区搜索,但最后也没能找到。他的一些战友甚至谴责说,有6名士兵可能正是在寻找他的过程中阵亡的,这个说法目前尚未得到确认。尽管如此,此事仍是奥巴马政府此前未预料到的在换囚问题上的一个争议焦点。”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师张军在接受采访时说道。
  士兵被释放之后,奥巴马在白宫会见了士兵的父母,并举行了记者见面会。他强调,美国的价值观就是绝不能留下一个士兵,无论这个士兵是有什么样的情况,也一定要将他带回到自己的国家。
  鲍·贝里达尔的母亲雅米说:“奥巴马总统给我们打电话,告诉我们鲍就要回家了,我们太高兴了,也如释重负。我们都等不及拥抱我们唯一的儿子!”
  “不抛弃任何一个士兵”,对美国人来说并非只是随便说说,这几乎是一条规则和信条。好莱坞著名电影《拯救大兵瑞恩》正是这一信条的写照。但仅此一条并不能缓解和消除奥巴马政府所遭遇的质疑。张军律师解释道:“这一规则的确适用于任何情况。美国军中的指挥官和新兵都是如此,他们绝不放弃、绝不抛弃自己的战友,无论如何要把他带回美国。这是美国军人长期以来秉持的一个原则。但除此原则之外,美国一直以来还有另一原则和传统,即绝不跟恐怖主义分子、恐怖主义组织进行谈判,就是说在这些问题上他们是没有谈判的余地的。原因在于,人们担心一旦开了这个先例,很可能客观上鼓励了恐怖组织绑架美国人员,包括军事、情报人员甚至是普通美国公民以达到其各种各样的目的。这次换囚之后,美国国内还有很多在其他国家或地区被绑架人员的家属纷纷表示,尽管他们也为被释放士兵的家属感到高兴,但问题是他们的亲属也被绑架,他们也都是美国人,难道他们的价值就不如这个美国的士兵吗?”
  这种担忧确实很有道理,伯格达尔所显示出的“价值”难保不会让恐怖分子兴奋进而在类似事件上如法炮制。一些共和党议员断言这将使美国付出危险的代价。
  白宫国防部长哈格尔及国家安全事务顾问赖斯在6月1日接受采访时就换囚协议进行辩护。哈格尔表示他希望这次换囚能为美方与塔利班的和解带来突破,他说:“就像我之前解释过的一样,我们不与恐怖分子谈判。陆军中士伯格达尔是一个战俘,为了让战俘回家,这是一个正常的过程。”他同时表示鉴于美国对反恐的一贯态度,他不认为这一事件会鼓励恐怖分子绑架美国士兵或人质。至于国会事先不知情,是因为伯格达尔健康状况恶化,因而必须尽快将他救出来。赖斯也表示,如果不将士兵救回家,将违背国家和人民的信任。
  奥巴马政府的慌忙解释,似乎也意味着其对交换囚徒事件引发的超乎预期的争论有些措手不及。张军律师分析道:“实际上,奥巴马原先至少是打了这么几个如意算盘:首先,奥巴马两次总统竞选的纲领之一都有‘结束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伊拉克战争已经结束,阿富汗战争基本也快要结束,所以把最后一个美军士兵从结束了战争的阿富汗带回来,他是想要给阿富汗战争结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这一点上刚好又配合到美国人民所推崇的战争结束但绝不留下一个美国军人的信条。第二点,美国虽然即将离开阿富汗,但它对阿富汗是有安全承诺的。若想阿富汗未来能够和平发展,没有恐怖主义或将恐怖主义压缩到最低限度状况对美国是有利的。过去的几年中,美国政府与塔利班组织一直是有一些接触轨道的,他们对塔利班跟本·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是有所区分的。他们认为通过谈判,通过一些正面疏导,塔利班最后也许会被争取的,会加入到阿富汗重建的过程中去。而阿富汗未来的和平与稳定对世界反恐斗争、对美国国家利益都是有好处的。第三,奥巴马在第一次选举时就做过一个承诺,他上台以后要关闭这个饱受诟病的关塔那摩基地,并将里面的囚犯做妥善的处理。我认为,这次换囚事件可能是他放出来的风向球,看一看国际和国内社会对此事的接受程度。如果接受程度尚可,也许他就会通过一些途径逐渐减少关塔那摩基地的囚犯数量,或将关塔那摩基地彻底关闭,由此兑现他在第一次总统选举时的承诺。” 
  尽管奥巴马政府目前遭遇非议,似乎与其预期相差甚远,但这些如意算盘是否能够达成抑或终将事与愿违,还取决于未来一段时间里对伯格达尔调查进一步深入所揭示的事实。现在看来,无论是国会认可奥巴马政府的行为与否,抑或其面临的舆论压力能否缓解,这个士兵的调查结果似乎举足轻重。伯格达尔目前正在德国接受生理和心理的治疗和评估,之后对他的问询和调查不可避免。
  在伯格达尔的家乡,爱达荷州一个仅7000居民的小镇上,兴高采烈的人们在路边的树上系上了黄丝带和气球,还有很多写着“鲍,欢迎回家”的标语牌。自伯格达尔2009年被俘之后,每年6月底小镇上的人们都会自发地组织一个集会,呼吁政府尽快促成他的释放。今年的这个活动本来将会是有上万从美国各地赶来的人一起庆祝的盛大欢庆仪式,然而在伯格达尔面临“逃兵”指责几天之后当地市长就宣布欢迎仪式取消,并表示是考虑到此事引起的各种争议可能会导致安全问题。
  张军律师补充道:“某些老兵,包括一些上司还是认为伯格达尔的是一个好士兵,他的出走可能源于战争对他造成的生理和心理上的创伤和压力。这几天也有一些媒体报道指出,在此事中,共和党人在背后运作的影子比较明显,共和党人可能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揭露奥巴马政府在换囚过程中种种不合法的地方,这有利于为共和党人在之后的大选中加分。但最终真相要取决于国防部的调查。国防部的调查结果如果显示伯格达尔确实是逃兵或者有其他违法嫌疑的话,他就会被送至军事法院,会有公开审判。军事法院如果判他有罪,证明他战友的说法是对的,这对共和党确实有加分作用;如果最终判他无罪,则对奥巴马政府起到加分作用。这才算是实现了他们交换战俘原先期望达成的目的。”
 
放人,放虎归山?
 
  这次换囚由卡塔尔在其中斡旋。这5名交由卡塔尔监管的中高层塔利班成员都是被美国国防部归类为高度危险和具有潜在威胁的人。穆罕默德·法兹勒等两人还涉嫌谋杀数以千计阿富汗什叶派穆斯林。虽然这5人被关在监狱里至少十年,很多人相信他们在塔利班内部依然具有很大的影响力,这源于他们在塔利班初创阶段所做出的贡献。
  来自卡塔尔媒体的消息称,美国释放的5名塔利班俘虏已于6月1日抵达卡塔尔,他们将在那里逗留一年。塔利班对此发表声明称,他们的获释带来“巨大幸福”。
  据美国《赫芬顿邮报》报道,美国政府已经做出书面保证,只要获释囚犯平静生活,不参与暴力活动,没有国家会在他们获释的第一年中逮捕他们中的任何人。获悉这一情况后,获释囚犯之一、塔利班前高级军事指挥官努鲁拉·努里表示,今后想回到阿富汗,在那里继续与美军作斗争。
  
5名塔利班成员身份
 
  瓦利·海尔赫瓦,曾是塔利班的内政部长。1994年参与创建塔利班。据维基揭秘曝光的关塔那摩相关文件,他“和本·拉登的关系非常密切”。
  穆罕默德·法兹勒,上世纪90年代曾是塔利班武装的高级指挥官。在1998年至2001年间,他被认为指挥杀害了数千名什叶派穆斯林。
  努鲁拉·努里,在塔利班统治时期,曾在阿富汗几个关键的地区担任省级行政长官。他也被怀疑参与了对什叶派穆斯林的屠杀。
  阿卜杜勒·哈克,曾经是塔利班情报部门的副头目。
  穆罕默德·纳比·奥马里,是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中的“最重要的塔利班前领导人之一”。
 
精彩图文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