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民周刊网站 > 观察家 > 正文

我们是否真懂日本?

日期:2015-08-06 00:0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阅读提示:我们不了解98%的日本宪法学者观点如此一致背后的学术信念,同时中国也不了解日本民众反安保法案的力量为何如此坚定,强韧。
刘 迪
 
  8月2日,来自日本各地包括高中生在内的5000名抗议者集聚涉谷,抗议安倍政府安保法案。当天,东京气温35度,但示威者并不以为意。这场示威,发起人是首都圈高中生组织“T-ns SOWL”。他们通过社交网络,一呼百应。高中生为何站出来?他们担心,安倍政权集体自卫权,将会把他们送上战场。8月3日《东京新闻》评论说,以高中生为主体的抗议示威“十分罕见”。日本年轻一代真愤怒了。
  日本明治大学研究生院研究生千叶泰真在集会上批判安倍极度缺乏对战争及其后果的想象力、在应对国民质疑时态度极不诚实。
  京都大学教授高山佳奈子强调,否定宪法效力意味着否定“法治”的地位,国家权力的行使不能超出宪法规定的范围。近来日本政府增加军事研究相关经费,致使一般科研经费遭到削减。“是作为近代国家继续发展,还是沦为独裁国家,日本正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对于7月日本众院通过的安保法案,80%以上的日本国民表示不理解。安倍政权的傲慢,让日本民众激愤无比,抗议示威此起彼伏。某日本政治评论家认为,日本政治形势出现重大转变。
  日本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知道,从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是日本大众运动高潮期。但冷战终结后,日本大众运动失去方向,运动陷入低潮。在这段时间,除冲绳外,日本本岛少有大规模全国性反政府示威。
  今天日本的大众运动,直接契机始于2011年日本大地震造成的核泄漏问题。事故不久,日本垄断资本不顾民众安危,一意孤行执意重启核电。于是,反对重启核电运动,成为日本市民运动重新整合的契机。而安倍安保法案,引发日本民众普遍不安,激起更强反抗。
  2015年盛夏,日本人开启“游行模式”。他们边生活,边工作,边示威。每逢周末,总可看到下班后工薪族向国会集聚。 
  今天,报道反安保法案抗议与否,成为检验言论机构真假的试金石。今天日本媒体,分为两大对立阵营。一是安倍支持集团阵营,另一是自由派阵营,但目前,安倍集团控制了主要媒体,封锁信息。以前述大规模群众示威为例,次日《读卖新闻》及《日本经济新闻》均无报道。
  对于日本民众爆发的反核、反安保法案运动,中国缺乏深入研究。这并非中国研究者学识不足,而是研究立场问题。以日本宪法学者对安保法案态度讲,中国没有想到。其实这在日本宪法学界,这是常识。为何常识性问题,中国日本问题研究者却没“没想到”,这值得深思。
  我们知道,今天大量中国观光者遍布日本各地名胜景点。他们也在观察,但更多是在“爆买日本”。至今潜心阅读日本,阅读日本人的中国人仍然很少。即便许多学者,仍以前人或日本媒体的概念看日本,其结果是观点错位,无法正确看到日本,即对日本某些事实视而不见。
  日本民众普遍、大规模的反安保法案运动再次告诉我们,中国研究日本水平有待提高。我们不了解98%的日本宪法学者观点如此一致背后的学术信念,同时中国也不了解日本民众反安保法案的力量为何如此坚定,强韧。
  最近四十余年,中国从经济现代化角度观察日本,其中尤其重视技术及与此有关的经营管理,而其他社会政治民众思想感情,往往被舍弃。这种状态长期持续,让我们观察日本的角度单一,严重影响到我们对日本社会深层的分析、洞察。今天,财界、技术或当权派构成日本认识的支点,而学者良知背后的强大信念,我们没有重视。
  中国要改造自己的日本研究,从书斋里走出来,相信感性。日本研究还要确立主体性,应从中国人的角度观察日本。
 
精彩图文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