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民周刊网站 > 财富 > 正文

一只脐橙的电商盛宴

日期:2013-12-05 00:0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赣南的脐橙经历了一次致命考验,终于起死回生……


特约记者|任玉茜


“中介”老钟 


 
  “这下惨了,他们要把我打死怎么办?” 11月初的一天,江西赣州果农老钟忧心忡忡地挂掉了一个媒体记者的电话。在配合完警方对于苏丹红染色脐橙的调查后,天色已黑,老钟独自从寻乌县澄江镇派出所走出来,心情忐忑。
  老钟的爆料,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整个赣南脐橙行业。消费者感谢他,加工厂以死威胁他。而老钟本人,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了一名线人。
  严格意义上来说,老钟不是一个果农,而是当地一名脐橙中介。全国各地的经销商,包括政府部门去赣州进脐橙,都要通过中介向农民收果。老钟手头上有三四个老板,他每年为这些老板收两三百万斤的脐橙, 1斤脐橙可以从中赚取3分钱左右的利润。
  “中介靠的是信誉。”老钟说,他和当地果农以及加工厂关系都非常好,老板也很信任他。“老板采果都不下来,我自己天天5点钟起床收果,累都累死了!”老钟每天要去山上收脐橙,然后雇人用一种保鲜水涂在脐橙的根蒂上。“现在消费者都精得很,买橙子要看这个蒂,一定要绿色才新鲜。如果不抹药,几天这个橙蒂就蔫了。”涂保鲜水,是当地一种流行的做法,“用咪鲜胺和2,4—D及其钠盐,配一定比例的水,把橙子泡上几十秒钟,橙子不会烂,能放半年。”
  资料显示,咪鲜胺属低毒杀菌剂,在毒理性实验中,对大鼠皮肤及眼睛无刺激,但对兔皮肤和眼睛有中度刺激,最大残留限量为5mg/kg。而2,4—D及其钠盐,目前在柑橘上禁止使用,高剂量有一定的致癌性。但关于保鲜水的危害,老钟压根不知道,他说:“涂在外面, 没事!”
  而在记者走访赣州地区多个农资店时,看到当地在大规模推广一种名为“百可得+扑霉灵组合”的保鲜剂。对此,北京一家第三方农残检测机构工作人员表示,百可得由日本公司生产,目前在欧盟已经禁用。但我国目前没有规定不能使用。
  10月下旬,来自北京的几个记者,悄然闯入了老钟的脐橙世界,老钟平淡的生活也因此被打破。寻乌县是赣州脐橙的主要产地之一,占比超过五分之一,拥有70多家脐橙加工厂。这几个记者以北京大超市供货商的身份,来到寻乌县暗访。
  老钟“不幸”成为北京记者们选中的线人,他的仓库距离澄江高速出口不远,这几个“记者老板”开口就是两百万斤,“合作得好,会要得更多”。巨大的诱惑,让老钟对这几个从北京来的“老板”丧失了警惕。

 

变色脐橙

 

  10月15日,是赣南脐橙协会规定的赣南脐橙最早的采摘时间。业内人士都知道,这个时节的橙子根本不熟,至少从果皮来看,基本都是青色的。但全国各地的订单已经像雪花一样飘到了赣州。一位经销商说,政府今年将采摘时间提前到10月中旬,实际是为了延长赣南脐橙的销售时间。因为今年过年早,而年前是赣南脐橙销售的黄金时期,年后,赣南脐橙将逐渐不再具有市场统治力。
  10月中旬,澄江镇漫山遍野都是青里透黄的脐橙,俗称“青果”。这种青果,经销商并不喜欢。“如果就这样放到市场上,根本卖不动。”一位经销商说。老钟也深谙此道,他有两种方法可以让青果变色。“真正的成熟期要到12月。什么水果都一样,真正到了成熟期再采,你卖不完的,只能早点采,催熟。成熟期就没必要催熟了。”
  在澄江高速出口,沿途山丘以及田地上种满了脐橙树。记者观察到,现在这个时节赣南脐橙外皮已经开始泛黄,但仍以青绿色为主,与超市中橘黄色的脐橙有明显区别。当地有四种方法可以让脐橙变色,由青变红,卖相更好。
  第一种方法俗称“抹红”,就是往还挂在树上的脐橙抹一种以 “国光乙烯利”成分为主的药水。老钟说,这种药水一般用于番茄的催红。“一两个星期后,这些果子就都红了。”但抹红是个技术活。“时间一过就会掉果,浓度不够,还会返青。这个风险太大了,一般是收购脐橙的老板,与农户签了合同之后,叫农户去抹。”
  老钟把几个“北京老板”带到他的一片果园里,抹红的效果明显。经过抹红的脐橙黄澄澄,而没有抹红的则果皮青绿。老钟摘下一个抹红过的橙子,很是得意地说:“这批不错。”不过抹红的方法需要时间和人工成本,又对果树有损害,除非经销商价格出得很合适,一般果农不愿意抹红。
  第二种方法,也是最常用的,就是把橙子交给加工厂。老钟把“北京老板”带到了当地的一家加工厂。厂长看到老钟带客户来,笑成了一朵花。由于长期合作的关系,厂长毫不掩饰地向老钟带来的“北京老板”介绍厂里的工艺。一条号称价值百万的流水线,数万斤脐橙经过清洗、烘干、打蜡、分级一次完成。
  在走上流水线之前,这些脐橙要被催熟。老钟介绍的加工厂有20个催熟库,可以催熟百万斤脐橙。上文提到的“乙烯利”仍然是催熟剂的主要成分。催熟库的温度一般在22摄氏度左右,温度调得太高脐橙容易烂,太低脐橙又熟得慢。厂长说,催熟和熬汤一样,不能急。“温度我家不调高,高了容易烂,慢慢来,我情愿多出点电费、多用点乙烯利。”
  根据《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GB2763-2012)的规定,乙烯利只能用于香蕉、菠萝、猕猴桃、荔枝和芒果的催熟,原则上不能用于其他水果。北京市农林科学研究院林业果树研究所副研究员王宝刚说,乙烯利未发现致癌性。按照规定,在水果上的最大残留量限值是2mg/kg,按体重计算,每公斤体重的个人每日允许摄入量为0.05mg。在实验中,小白鼠急性口服半致死剂量为5110mg/kg。“是药三分毒,每一种人工合成的物质用于食物上,都有一个限量值,若浓度太高,残留太多,肯定会对身体不利。”
  第三种方法,是给脐橙表皮打上蜡油。被打蜡的脐橙用水一冲,颜色就能洗掉大半。当地加工厂普遍的做法是在蜡水里放入食用色素,部分工厂也把“原子红”放入蜡水。而原子红是一种稳定的高温陶瓷色剂,属于工业染料,绝对不能用于食品。在这家工厂的流水线上,一个个青色的脐橙在蜡水里面一滚,几分钟后就变得黄澄澄,十分诱人。老钟说:“催熟的价格1毛2一斤,如果催熟和打蜡一起是2毛4,这是友情价。”
  第四种方法,被曝光后,让今年的赣南脐橙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这种方法叫做“水煮”,其实就是染色,用苏丹红染色!(编者注:苏丹红是一种化学染色剂,有Ⅰ、Ⅱ、Ⅲ、Ⅳ号四种,经毒理学研究表明,苏丹红具有致突变性和致癌性。)当这家工厂厂长说出苏丹红的时候,几个“北京老板”顿时都提起了兴趣。他们希望看到染色的全过程,但遭到拒绝。厂长说,即便像老钟这样的熟悉中介,都不能看到染色现场——工厂内是不会用“水煮”的,水煮的货都直接拉到山上,由专门窝点处理。“只能晚上搞,煮的时候他不让你去,反正搞好给你。干这行的像猫一样。”老钟说,干了十几年脐橙,看到“水煮”的现场屈指可数。
  看到这几个“北京老板”失望的表情,厂长详细讲述了用苏丹红染色的过程:“苏丹红放入45度到50度的水,泡一下后,煮3分钟左右,然后搞起来到冷水里面泡,搞不好的话会煮熟,很麻烦的。”
  染红的效果由客户决定,淡红、大红、自然红随便挑。这些被染红过的脐橙,即便是一些果农也真假难辨,唯一的判断标准就是,10月下旬,赣南脐橙的果皮根本不可能大红。几个“北京老板”要求拿几个被染红的脐橙样品,“拿回去好比较一下”。厂长热情地用手套包好几个脐橙,特意嘱咐:“不要弄到手上去,有毒的。这么高的温度,果肉肯定有影响,就算没有影响,吃的时候剥皮还是会弄到手上去。”
  这几个样品,其中2个被带回北京检测后,果皮被证明含有苏丹红2号成分。这家工厂每年可以加工四五千万斤脐橙。“你的染我的不染,那可能你的就卖得快,价钱也高,时间长了我就没办法做。那没办法,我也染了。”老钟说。
  他做梦也没想到,这几个“北京老板”回去以后就把脐橙的染色事件曝了光,还点出了他长期合作的两家工厂。虽然没有提老钟的名字,但那段时间老钟的确慌了神,不仅失去了加工厂的信任,脐橙的收购价也由此一跌再跌。“从一块三四,已经掉到了八九毛,果农今年肯定要赔死。”
  当地公安部门很快查封了这两家工厂,几百万的工厂可能毁于一旦,厂长给老钟打电话时怒不可遏,他们甚至以死亡威胁老钟。老钟不仅每天担惊受怕,还差点赔了个底儿朝天。面对记者的回访电话,老钟拒绝透露更多的信息,当得到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全能够得到保护的承诺后,老钟无奈地说:“这对消费者来说其实是件好事儿,谁也不想染,都是经销商的鬼要求。”
  10月底,江西省赣州市果业局已开展了排查,共销毁早采脐橙青果2万斤。步入12月,赣南脐橙完全成熟,催熟染色已经基本绝迹,但该事件给赣南脐橙带来的影响仍在继续。

 

果农+经销商小彭

 

  “超市要求我们送的货不可以有青头,不可以有绿的,没办法只能催熟。因为赣南脐橙这个品牌好,经销商都赚到了钱,想把市场做得更大,想抢市场,所以就有了催熟打蜡染色。”小彭说。他是江西一家脐橙合作社的负责人。合作社有40多个脐橙农户,从2006年起至今,他已经做了7年的赣南脐橙生意。小彭的脐橙一半供超市,一半卖给市场。小彭也卖过催熟打蜡的脐橙,因为“超市对供应的脐橙有严格的标准,要求脐橙个儿大,圆润,鲜艳有光泽,这些标准使得经销商必须对脐橙催熟和打蜡”。
  苏丹红事件曝光后,小彭也有些后怕。其实,早在去年,小彭就尝试卖一批没有经过处理的脐橙,但是赔得一塌糊涂。
  小彭说,赣南脐橙的销售时间一般从11月中旬到来年春节过后一个星期,只有短短2个多月。他去年12月订了一批脐橙,没有经过催熟染色的脐橙,而几乎找不到下家,而没涂保鲜水的脐橙只有20天的保质期,这些脐橙最终烂在了宁都县的仓库里。
  赣南脐橙往年的价格为什么那么贵?小彭说,超市不会轻易选择直接从果农直接进货,而是使用固定的供货商,“即使给超市打电话,超市也会让农户去找指定的供货商。一般不会轻易更换”。从田间到超市,一个脐橙通常要经过三四个经销商,层层提价后,价格从进价的一块多涨到了四五块甚至是十几块。
  小彭认为,脐橙不像苹果或者香蕉,每个环节价格非常透明,脐橙的中间环节很多,价格比较“朦胧”。消费者对脐橙也并不了解,经常认为果皮光鲜亮丽的脐橙就是好脐橙。最终的超市、卖场不仅利润拿大头,还对经销商提出要求,经销商又倒逼果农、工厂,导致染色催熟的脐橙屡禁不绝。做了7年经销商的小彭说:“在脐橙上,是消费者和果农两头都不得利。果农赚不到钱,一斤才赚几毛钱;消费者也吃不到放心的脐橙。根本原因还是传统的农产品供应链模式和约定俗成的行业行规,导致脐橙问题年年曝光,年年得不到解决,我觉得这种模式必须要改变了。”
     据了解,赣南脐橙11月已大批上市,官方数据显示,赣南脐橙2013年总产量将达150万吨,比上年增产20%。染色脐橙被曝光后,赣南脐橙价格一降再降,北京新发地甚至已经有两元一斤左右的脐橙出售,果农的出售价更是降至八九毛一斤,大量脐橙面临滞销的危险,果农一年的努力眼看就要付诸东流。赣南脐橙这个曾经荣获“中华名果”等赞誉的老牌农产品是不是要毁于一旦?

 

“农网对接”拯救脐橙

 

  老钟因为无意中带记者曝光,生意全无。而小彭在媒体上的说的话也让老钟等中介一开始根本不信:“两块钱一斤,两倍于一般经销商的收购价?” 这两块钱中,一块五直接以现金方式支付,另外五毛来年以农药、化肥等实物农资形式配发给果农。
  小彭敢逆势抬价,是因为经历了这次的脐橙风波后,他觉得做绿色脐橙才是一条真正的出路,“不催熟、不染色、不打蜡、不浸泡保鲜剂”,这些关键词也成为他推出安心脐橙的天然卖点。然而,不抹保鲜水的脐橙保鲜期只有20天左右,这对物流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小彭想到了互联网。于是,这个跟互联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的人,居然通过万能的微博,直接去找360团购,又通过360一位高层的介绍,辗转联系上了京东、拉手网、口袋购物等互联网企业,试图说服它们能拿出网络资源来,支持赣南果农的自救行为。
  令小彭没料到的是,这些互联网公司对小彭提出的“农网对接”模式表现出了相当浓厚的兴趣,仅用了短短2天就在360总部召开了一场“保卫赣南脐橙”计划的启动仪式,还邀请了许多媒体到场进行见证。
  按照这个“农网对接”计划,小彭采取了消费者先下订单,果农后采摘的方式。有接近一卡车量的订单后赣南的果农才开始采摘,经过清洗和分拣,8小时内装车运往北京,20多小时后到北京,马上分拣、贴单,赶在凌晨12点之前送到快递中转站,脐橙就能通过快递运送出去。一般早上采摘,第二天晚上到达北京并且通过快递中转站,之后再过两到三天,脐橙就能到达消费者手中。脐橙的运输大概花费保鲜期中的前5天,这样消费者就有15天时间品尝新鲜安全的橙子。
  而在生产环节, 果农如果要想把自己的脐橙卖给小彭,就必须与小彭的合作社签订协议,由专业机构进行检测,包括订货前对土壤和果树的检测,脐橙成熟后的检测。而后,小彭将统一提供农资,并定期提供技术指导和交流,从源头保证果品质量。
  在针对网民的用户环节,小彭设想给果树都编上号,这样能追溯到每一棵果树,下一步他还想追溯到每一个果。“现在互联网已经非常发达,再给果农架这个不是太难。”
  除了在京东、拉手、口袋购物、360团购等平台上开店、做活动推广他的“安心橙”外,目前小彭还创办了自己的“安心水果”淘宝店。网站显示,目前已经达成了1299笔成交记录,收获了100条评论,好评率为100%。
  果农兼经销商小彭在赣南脐橙上进行的农网对接电商尝试,对于染色门之后的赣南脐橙行业来说,无疑是一种大胆的尝试。虽然,风险和机遇同时并存。

 

脐橙的电商盛宴

 

  据不完全统计,在线上经销赣南脐橙的商家达到4000多家。11月26日,一个名叫“赣南脐橙网络博览会”的国际脐橙节开幕。当天,以淘宝网作为平台,1秒钟内,2500份共5000斤的一元秒杀脐橙就被抢购一空。淘宝网全天累计成交赣南脐橙超过100吨以上。
  除了淘宝网之外,360团购、拉手网和口袋购物等电商纷纷抢占脐橙的网络高地。拉手网高级总监王晨雨说,用户反响不错,“你可以在拉手网商品下面用户评价里面看到,用户的反馈很不错,我现在实时打开一个看一下,这位用户说‘橙子非常棒,汁水很足,大小差不多,皮也不厚,没有打蜡,标注了橙子的果园,值这个价。’”
  其实对于拉手网而言,实现农网对接任重道远。“农产品对于其他商品而言具有明显的差异性,在这方面拉手网也是一个学习成长的过程。”脐橙的运送环节,依然会面临着货物积压、暴力分拣等问题。而物流成本的上升,也给脐橙的网上定价带来挑战。尽管如此,王晨雨认为,脐橙等农产品的网络盛宴已经到来。
     360公司副总裁沈海寅则表示:“360之所以对农网对接如此感兴趣,除了将此作为其一贯的公益活动来支持,同时也是为了在电子产品、农产品等更多领域中推广360倡导的安全、绿色、环保的理念,以此拓展和延伸360的泛安全品牌。”
  赣州市分管农业的副市长刘建平近日表示,各个行业纷纷涉足电子商务,以及人们购买习惯的改变,都预示着电子商务的时代已经来临,农产品同样如此,中国农产品已进入电子商务时代,网络购物交易额成功突破万亿级规模。
  在小彭之前,著名的“褚橙”已经搅动了互联网的江湖,再往前,涉足现代农业已三年的联想控股正式推出了自己的品牌——“佳沃”,网易的丁磊养了猪……一位对食品安全忧心忡忡的银行业朋友在饭局上说:“今年互联网改变金融已成定局,下一步,我希望它能改变我们的餐桌。”

精彩图文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