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民周刊网站 > 财富 > 正文

移民美利坚,梦断牛肉厂

日期:2013-08-29 00:00 【 来源 : 新民周刊 】
  NBP比“芝加哥会议中心”项目要靠谱许多,项目本身并不想诈骗EB-5投资者,但总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这种无心之失,投资者的损失应该找谁买单?
 
 
记者|金 姬 实习生|金丰哲
 
 
  距离“芝加哥会议中心”诈骗事件曝光不到半年,又一个EB-5投资移民项目宣告破产,而很多投资者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因为这一次的项目从诞生之初就被当地政府一路“开绿灯”,每一步都似乎合法合规。EB-5投资者不仅要担心永久绿卡是否能够到手,还要担心之前投资的50万美元打水漂。他们的美国梦,止于大洋彼岸一家命运多舛的牛肉厂。
 
阿伯丁的NBP
 
  半年前,当《新民周刊》因为“芝加哥会议中心”采访刘宇时,这位在美国执业12年的资深律师给记者列了一长串在美国已经失败或即将失败的EB-5项目名单,其中之一就是 “北方牛肉加工厂”(Northern Beef Packers,以下简称“NBP”)。
  今年7月19日,这个筹建6年多的“政绩工程”在开张不到10个月后就宣告破产,留下一个烂摊子和100多名悲催的EB-5投资者。
  NBP位于美国南达科他州(South Dakota)布朗县(Brown County)的阿伯丁市(Aberdeen),那是一个对于大多数中国人而言十分陌生的地方。有兴趣的读者可以通过阅读《绿野仙踪》中的堪萨斯来了解这座城市——作者莱曼·弗兰克·鲍姆当年在描写童话场景时正是取材于自己定居的阿伯丁。经过一个世纪的发展,如今的阿伯丁在南达科他州是第三大城市——虽然人口不足3万、面积只有40平方公里——典型的美国中西部农业州形象。
  小城寡民的阿伯丁不甘于寂寂无名,他们急于证明自己。
  2005年,上任2年的共和党州长迈克·朗兹(Mike Rounds)希望家乡南达科他州能够享誉世界,一拍脑袋就推出了“牛肉认证项目”。这一项目是在整个州内进行肉牛从出生到屠宰的追踪机制,并把肉价预先支付给牛肉生产者。这就意味着养牛户不用把牛送到州外屠宰场了。这一项目的关键就是在州内建立一座现代化的牛肉加工厂。阿伯丁人感到自己的机会来了,在2006年喊出“全世界最棒一级牛肉之家”的口号,NBP项目由此上马。
  在朗兹2011年卸任州长一职时,“牛肉认证项目”都没有真正实现。根据今年7月美国当地媒体的报道,南达科他州境内只有16386头牛加入这一项目,而其中只有500头牛在市场上完成所有交易。而这一项目的失败原因之一,就是NBP工期的一再延误和开业后的经营不善。
 
一波三折
 
  如果要评选美国历史上最倒霉的工程,NBP应该榜上有名,从打下第一根桩开始,这个牛肉加工厂就没让人省心过。
  在2006年8月规划时,NBP应该于第二年春天就竣工,但一连串的天灾人祸把工期拖了5年多。2007年5月的暴雨,让整个城市泡在水里,NBP由此产生的施工问题在数月后都无法解决。与此同时,在施工现场北部居住的一部分居民对NBP提出诉讼,宣称NBP的存在会干扰其生活。尽管那次诉讼被驳回了,2008年NBP公司陷入了和一个挖掘公司产生的210万美元滞留权的诉讼案。随后每年,NBP都会面对不同的诉讼,主要都和钱有关。
  对于NBP而言,最大的问题也是钱。阿伯丁市所隶属的布朗县政府希望NBP靠出售税收增进融资债券(TIFs)来获得建设资金,但销量不如人意,NBP不得不从EB-5上动脑筋。
  EB-5移民法案于1990年由美国国会制定,其规定外籍投资人可通过该计划对美国可创造至少10个就业机会的企业投资50万美元,即可获得美国永久居留权(“绿卡”)作为投资的回报。每年的签证上限为1万。投资人一般是通过美国联邦政府认证的“区域中心”投资,区域中心再成立各基金,把投资款项以贷款或入股的形式投入到可为美国创造就业的各企业中。
  2004年,阿伯丁一个名叫约普·伯伦(Joop Bollen)的荷兰裔美国人就获得美国移民局认可建立了“南达科他州国际商业学院”(SDIBI),在美国目前认定的379个“区域中心”中是南达科他州唯一的一家,所以包揽了该州所有的EB-5项目。
  和所有区域中心一样,SDIBI虽然名字有些文绉绉,但只是一家私人企业。而且,这基本上算是一家皮包公司——伯伦全权负责SDRC的管理和项目实施,办公地点设在阿伯丁的北方州立大学(Northern State University),对外公布的工作邮箱也是这所学校的。
  几年后,伯伦把公司名字改为“南达科他州区域中心”(SDRC),公司从学校搬到了“阿伯丁小企业发展中心”,配了一个财务,并招了两人分别负责韩国和中国的EB-5项目,但伯伦仍然决定公司的一切。
  对于NBP而言,伯伦是个大救星。从2007年10月开始,伯伦开始为NBP招募EB-5投资者,每个人投资50万美元,希望2年后能够因为在当地创造了10个就业机会而拿到绿卡。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让NBP成了烂尾工程。即便伯伦募集到了66名韩国EB-5投资者的3300万美元,NBP仍然有很大的资金缺口。
  命悬一线的NBP联系到了英属维京群岛的“纪元星”(Epoch Star)有限公司,后者愿意提供3000万美元的短期贷款,前提是NBP拿到南达科他州银行委员会的许可。NBP号召韩国EB-5投资者们给州银行委员会施压。这些投资者不知道的是,当时NBP的法律顾问在给委员会的信中已经明确表示:给NBP放贷“特别高风险??因为抵押贷款的固定资产很难变现,EB-5收益和绿卡都很难”。
  “纪元星”的3000万美元直到2010年6月才到位。而无米下锅的NBP在2009年把之前的韩国EB-5投资者变成有限合伙人,其中一个名叫Oshik Song的韩国商人出任普通合伙人,和69位韩国同胞共同拥有NBP公司41%的份额。
 
“击鼓传花”到中国
 
  NBP不是庞氏骗局,但这个项目一直在寻找下家填补之前的窟窿,而中国是最大的潜在市场。
  当《新民周刊》联系到NBP在中国内地的推广合作方之一亨瑞国际咨询集团时,对方也有一肚子的委屈。这家专注做加拿大投资移民20多年的公司,偶尔做美国EB-5项目就遇到了NBP这样的烫手山芋。
  亨瑞国际表示,公司是在2009年9月28日奥巴马宣布将EB-5延期三年才开始决定大规模推广EB-5项目。而当年10月,亨瑞国际就决定推NBP项目,原因有三:“第一,我们当时只相信政府项目,当时SDRC提供的宣传材料很多都是南达科他州政府项目。第二,当时南达科他州区域中心推广讲座时,是由当时的南达科他州经济旅游发展部部长理查德·本达(Richard Benda)亲自来华推介,并强调很快将有3500万美元左右的政府资金到位。”
  “第三,我们当时认为选择区域中心是EB-5项目的核心和关键。因为美国的区域中心就相当于国内的基金公司。SDRC在当时已经在中国内地推了好几个项目,如火鸡项目、赌场项目、风电项目、奶牛项目、电厂项目等,积攒了500多个内地EB-5客户,而且全部获得I-526移民签证。在当时,SDRC也是在内地EB-5客户占有量最多的区域中心。几乎早期做美国投资移民的大中介公司都做过SDRC的项目。SDRC的负责人是南达科他州前任经济旅游发展部部长伯伦,没有不良记录。该区域中心也可以说是当时比较老牌的区域中心,属于前十名左右被批准的区域中心。”
  随着合作的继续,亨瑞国际逐渐发现了NBP不对劲。“首先是项目方不及时或者不愿意提供财务报表,到最后项目方根本就拒绝提供财务信息。”亨瑞国际在2010年下半年停止推广SDRC的任何EB5项目,一些中国EB-5客户也拿起了法律武器。
  2011年10月,四名中国EB-5投资者起诉SDRC和伯伦。美国律师文斯·罗什(Vince M. Roche)在起诉书中指出,这四人是NBP的有限合伙人,每人投资了53万美元。2009年末,SDRC在伯伦的推广下成立了“南达科他州投资基金”(SDIF),吸引投资者通过书面材料投资,包括由SDRC和伯伦以及他们的律师起草的保密备忘录。“投资者们英语不佳。SDRC提供的主要材料有中英文两个版本,但中文版本的内容并不准确和完整,只拣好听的说,没有提到任何风险或已经存在的问题,有误导嫌疑。”
  事实上,大多投资NBP的EB-5申请者从未到过南达科他州,他们对于NBP的了解的唯一来源都只是SDRC。
  除了财政危机和官司缠身,NBP早已资不抵债。而且,SDRC 在南达科他州的另一个项目——Veblen东方乳品(Veblen East Dairy)已经宣告失败,EB-5投资者血本无归。此外,SDIF和第三方负责监管基金的加州Hanul律所存在商业关系和利益冲突——2009年9月成为NBP普通合伙人Oshik Song所拥有的韩国公司就是Hanul律所的大老板,Song本人也和之前失败和乳品厂项目有生意往来。
  最终,这四人与SDRC达成一致后撤诉,拿到了有条件绿卡。由于受限于客户保密协议,《新民周刊》并没有联系到这四人,无法确认他们最终是否拿到永久绿卡。
  根据SDRC的说法,迄今为止大约有70位投资NBP的EB-5投资者最终拿到了I-829永久绿卡。《新民周刊》在其官网上查到NBP二期和三期EB-5项目共120个申请尚未拿到永久绿卡,而此前入股NBP的韩国投资者恰好70位。
 
拯救“活死人”?
 
  历尽千辛万苦,NBP于2012年9月28日开始试营业,与之前每天屠宰1500头牛的目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天生产线上只有5头牛。即便在巅峰时刻,NBP只雇佣了420名工人,每天处理200头来自南北达科他州、内布拉斯加州、艾奥瓦州和明尼苏达州的牛。
  今年4月,工厂解雇了108名工人,宣称急需2000万美元流动资金让这些工人复工。从5月开始,NBP高层就和加州的林肯合伙人公司商讨寻找买家或投资方来扭亏为盈。2个月后,NBP根据美国破产法案第11章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负债金额高达1.388亿美元,资产只有7930万美元,停产解散,只留下6人在空旷的厂区看守。
  至于那些EB-5投资者,Hanul律所的移民律师詹姆斯·帕克(James Park)在今年7月24日的一封律师函中表示,投资者会如期获得绿卡,后面投资者的永久绿卡也是安全的。“如果一个新的实体接管NBP厂房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在破产法庭的协助下,透过和解协议的NBP将能够满足I-829申请直接/间接创造就业机会要求。”
  迄今为止,NBP共已花费1.483亿美元,共有187名外来投资者参与,包括69名股权投资人,68名 SDIF LP6债权投资者和50名 SDIF LP9债权投资者。除去之前拿到永久绿卡的70人,还有将近120人面对绿卡危机——破产的NBP如何能够创造1200个就业岗位?
  按照美国破产法案第11章,债务人(包括法人和自然人)在申请破产保护后的120天内有权提出融资和重组等方案,以避免债权人对企业提出直接破产。南达科他州农业部交流官杰米·克鲁(Jamie Crew)表示,农业部仍然希望NBP开下去,让南达科他州的养牛业更有价值。但没人愿意出手相救,政府也不愿继续支持这个无底洞。而这个曾经寄托着阿伯丁市厚望的明星项目,如今也成为当地人的一块心病。
 
反思EB-5
 
  严格意义上说,NBP比“芝加哥会议中心”项目要靠谱许多,从州政府的支持到当地唯一区域中心的保驾护航,项目本身并不想诈骗EB-5投资者,但总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这种无心之失,投资者的损失应该找谁买单?
  而近日,美联社报道又有一家区域中心涉嫌诈骗而接受联邦调查局(FBI)调查。据悉,美国得州一家名为USA Now的区域中心,在投资者将50万美元投资款项转入区域中心账号的同一天,那些款项便被转到其他银行账户,用来给公司老总购买豪华房车、缴付民事诉讼和解的开支等。FBI怀疑这又是一起“庞氏骗局”。
  即便区域中心的丑闻不断被曝光,都无法阻挡中国人的EB-5热情。在NBP宣布破产后不久,内地各大中介在微信群的口号就是“想要避免NBP,本移民中介向您推荐更加靠谱的EB-5项目??”
  史维特斯资金集团CEO何利丹告诫投资者,在投资一个EB-5项目前,“需要对区域中心的管理者做好调查,从头到尾仔细读一遍项目的认购文件。向区域中心索要他们的员工简历,以及之前成功项目的业绩记录。如果有条件,最好能亲自去一趟区域中心的办公室并与员工交谈。看看它的员工在金融、投资及移民方面的经验是否足以执行他们向移民局提交的商业计划。他们之前有什么成功经验?要一份与他们有合作关系的律师、会计以及公共部门的参考名册,打电话给他们并让他们继续推荐其他可参考的人。谁还认识这些区域中心的管理者?他们的名声如何?”
  “如果对投资执行者的考核通过了,再来考核项目本身。项目是如何运作的?项目的描述让人产生怀疑吗?了解项目的优先受偿权至关重要:EB-5投资人是享有优先受偿权,还是第二、第三位受偿权?投资人享有的受偿权越低,投资的风险就越大。项目的还款来源有哪些?如果是贷款型项目,是否有抵押品?是否有任何个人担保偿还贷款?对以上问题的答案都应有现成的文件做支撑。若没有,那就追问为什么。如果对以上任何问题答案不满意或干脆听不懂,就应立即放弃,并继续寻找。最后要切记:EB-5法案存在的根本原因就是为美国创造就业。项目创造就业的来源合理吗?所创造就业的数量应该远远超过移民局的最低法定要求。”
  令人惋惜的是,很多EB-5投资人及其顾问并没有问这些问题。NBP案例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请注意:新民周刊所有图文报道皆为周刊社版权所有,任何未经许可的转载或复制都属非法,新民周刊社保留诉讼的权利。】

 

 

精彩图文
网络订阅
  • 龙源期刊网
  • 中国知网
  • VIVA
  • 超星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